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论坛   网友贴图   电影演员回苗乡种田
返回网友贴图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926|回复: 0

电影演员回苗乡种田

[复制链接]
楼主

3906

主题

4243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929
发表于 6-20 15: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贵州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是王吉甩,我是岜沙人”。阿吉在日常交往中,从不会主动去介绍自己曾参演过什么节目、作品。他2007年参加《变形计》,2008年参演电影《滚拉拉的枪》,2009年和导演一起参加第59届柏林电影节,如今回村娶妻生子,安静度日。在阿吉的自我身份认同里,自己在镜头前两个多月的时间,和过去28年的岁月相比,

岜沙苗族是苗族的一个分支,岜沙在苗语中有“草木茂密丰盛”的意思。岜沙人出生后,父母都会为他种植一棵“平安树”,待到人离世,便以此树为棺。岜沙苗族持枪获得相关部门特别批准,部落的5个寨子中,约有2000余人,持有火药枪1000余支。图为岜沙苗寨晨景,因地势较高,山谷多为梯田,春末夏初,溢满水的梯田在昼夜温差较大时,易形成大雾。岜沙独特、且相对封闭的文化,早在2006年,就吸引到一档更新至今的综艺节目《变形计》的造访,该节目以“阶层交换”为看点,让边远地区贫困家庭的孩子和城市里的富家子弟、问题少年短暂交换彼此的生活。

1991年出生在岜沙苗寨的阿吉,9岁开始上小学,2006年,阿吉读六年级, 《变形计》到岜沙小学选主角,校长问了几个学生,都说不敢去,只有王吉甩一个人说“我去”,最后节目组确定了阿吉。那一年,在阿吉出发前往广西北海参加《变形计》拍摄前,阿吉的父亲最关心和担心的是:孩子会不会被拐卖?在那一期的节目录制中,阿吉唯一一次情绪爆发,是看到北海陈家的狗在吃肉,而当年,王吉甩家得等到过年的时候,才会杀猪吃肉。节目录制结束,阿吉回到岜沙,和北海家庭保持着书信来往。图为五月的岜沙下一场雨后有些微凉,王吉甩在火塘边烤火。

2007年,宁敬武导演的电影《滚拉拉的枪》到学校选角色。参加过《变形计》的阿吉,顺利成为电影男主角的最终人选。这时,阿吉已是初中一年级的学生了,但学习有些吃力。拍电影这段时间可以不用上学,他如释重负。经过两个月的拍摄,电影顺利杀青,阿吉领到2000块钱的片酬,在父母眼里,这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只是在当年,这部全部由许多连电影都没看过的岜沙人首次参演的电影,在当地不仅没有受到“优待”,还遭遇了排斥。因为电影拍摄中,有很多村里人认为的“不吉利”的事,比如,导演将在村里拍摄到的真实火灾和葬礼的画面放在了电影中。《滚拉拉的枪》在豆瓣评分8分,点击“看过”的人数是1500人。这部电影给阿吉带来的最大的影响可能就是让他有机会出国参加影展。图为电影《滚拉拉的枪》的海报上,阿吉正举着枪。

《滚拉拉的枪》带着阿吉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吃牛排。2009年,电影入围第59届柏林电影节的 “新世代”单元竞赛片,阿吉随导演前去柏林参加影展。图为阿吉和导演在柏林电影节合影。

阿吉说,从柏林回来后,有两本厚厚的相册,如今有一本找不到了,剩下的一本,儿子王元吉拿着玩,有些相片还被王元吉撕掉了。阿吉记得在柏林的时候,导演跟他提及是否愿意参演他的下一部电影,考虑到电影不被村里人接受,阿吉当时有些犹豫。他说自己当时完全没有考虑过要通过拍戏赚钱养家,“虽然那时候我上初中了,可能想法还没有一个小学生的想法多。”在家里没有电话、手机、网络,在岜沙苗寨还能自成一体的过去十来年,阿吉从未留过摄制组或导演的联系方式。在之前,都是导演通过村里联系阿吉。从柏林回到岜沙后,导演没再联系阿吉。图为王吉甩在柏林的照片和当时他主演电影《滚拉拉的枪》的宣传册。

柏林归来,阿吉继续读中学,只是越来越跟不上了。阿吉记得,参加《变形计》拍摄的时候,自己还在读小学,学校在寨子里,那时,班里有35位同学。初中的时候,只有大约10位同学到县城上初中,阿吉是其中1位。在整个初中阶段,阿吉都和《变形计》中的交换家庭北海陈家,通过书信保持着联系,他们一直资助阿吉初中的生活费和学费,并鼓励阿吉上高中。图为王吉甩和母亲在自家的秧田,他们需要颠簸约7公里的山路来到这里。岜沙人住的地方离耕作地较远,但在阿吉看来,再远的田,也要坚持种下去,因为那是祖辈留下来的。农忙的时候,岜沙人会全家带着孩子一起上山劳作,天黑才回寨子,晚饭得等到晚上九、十点钟了。

从村子到县城读初中的阿吉,在初中的学习并不顺利。比如英语,小学没有任何基础的阿吉在初中完全跟不上。在《变形计》中,阿吉说长大想做工程师给家乡修路,但实际上,当时的阿吉 “根本没想过长大后做什么”。读初一时的那个春节,已经辍学外出打工的同学回家过年,穿的用的都比他好,这是对未来缺乏想象力的阿吉更切实的诱惑,阿吉心里渐渐失去了读书的信心和动力。图为王吉甩和母亲正抬着犁田机,因为梯田田埂太小,犁田机不能在上面行驶,阿吉和母亲需要跨过好几块田埂才到自家的田里。

2009年,王吉甩中考总分与当年从江县高中录取分数线差30分。那一年,阿吉小学同班的35个同学中,只有1个上了高中,“他家是寨子里条件比较好的,他爸爸还是小学老师”。图为犁完一块田后,阿吉和母亲移动犁田机到下一块田。


这两年,阿吉已经成为家中的主劳动力,农活干起来有模有样。为了浮力更好,阿吉改装了自家的犁田机:在犁田机的铁犁两端夹了两个篮球来增加浮力。2010年,阿吉家重修房子,木头是自己家的,邻居来很多帮工,花钱不多,那一年没有考上高中的阿吉回家帮忙修房子。

下午两点半,在等待田里蓄水的时间,王吉甩在田埂上打开从家里带的午饭,有檽米饭、烧泥鳅、拌折耳根和酸笋,这是当地人上山劳作的标配。 搬入新房子后,装有和北海陈家往来的信件及电话本的盒子,与小学、初中课本一起被母亲卖掉了。没有考上高中的阿吉,又无意中丢失通信方式后, 没再主动联系过对方。“不太敢去联系”——在他看来,他辜负了北海父母的付出和期望。

由于地基不稳,加上雨水较多,王吉甩家的侧门有一处出现了塌方,夜里一下雨,阿吉就会担心家人的安危。家里房子修好的第二年,阿吉跟着村里人到上海打工,他的第一份工作在石材厂,“很辛苦,经常加班”。 在上海的两年时间里,阿吉的工资由1700元涨到1900元,他每个月只花300块,剩下的存起来。

2013年,阿吉和苗寨的姑娘滚冬你结婚,打工存的两万多块工资刚好用来办婚礼。2014年,两夫妻一起去深圳打工,2015年,妻子怀孕,阿吉和妻子回寨子待产,2016年,儿子王元吉来到这个世界。孩子出生后,阿吉和妻子再没有离开村子。至此,阿吉的生活似乎彻底回到原形。2014年阿吉接受媒体采访中说,“富有的人有他们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只不过回到我的命运,我的命运其实就是这样。”  图为王吉甩一家在吃早饭。饭后王吉甩和父母要到距离村子6公里外的一块地里栽当地政府免费发放的辣椒苗。

村里很多年轻的夫妇,在孩子长到两三岁就留给父母带,自己外出打工,对这阿吉来说很难接受,他不愿意和孩子分开。图为王吉甩的全家福。

近年,当地旅游发展的势头越来越好,岜沙苗寨在旅游市场中寻找着自己的位置,村头写着“中国最后一个持枪部落”。慕名而来的游客越来越多。因为旅游开发,寨子里的人也有了新的工作和身份:有参加文艺表演的,有摆摊卖烧烤的,有当导游的,都有不错的收入。对于村里的旅游开发,阿吉说,只希望旅游开发不要砍我们的树木,不要破坏我们的环境就行。图为五一小长假的时候,阿吉的父亲身着苗服参与岜沙苗寨的游客接待,阿吉的儿子这一天也穿上民族服饰一同前往。

三轮车是岜沙苗寨村民出行和上山劳作的主要交通工具,王吉甩所在的王家寨,距离岜沙景区所在的岜沙大寨有一公里多的路程,这天,王吉甩载了几位村民到大寨。距王吉甩参演第三季《变形计》七年之后的2014年,《变形计》节目组带着新的男主角回访。那一次摄制组想让李宏毅和其他两位变形计主角在王吉甩家里拍几天,正在深圳打工的阿吉专程请假回到村里。但恰逢留在深圳打工的妻子出了交通事故,阿吉赶紧和摄制组沟通,将拍摄压缩成半天,拍完后,阿吉急忙赶回深圳照顾妻子。那一期的主角李宏毅,在微博上现有粉丝1045万。

通过《变形计》“变星”的主人公名单可以列出一长串,其中以城市孩子为主,相较之下,农村主人公似乎并不太懂得经营自己的名声。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2012年以后,《变形计》中“变星”的孩子越来越多。图为岜沙苗寨在节假日期间每天有三场为游客准备的民俗演出,村里年轻的女孩子盛装参加节目表演后,到村里人摆的烧烤摊买吃的。

阿吉家所在的王家寨离中心景区还有三四公里,农闲的时候,阿吉就去大寨景区里帮人照看铺面。图为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下着细雨,王吉甩和儿子在小摊旁看着稀稀拉拉的游客。王吉甩记得家里大约是2010年安装了座机,然后自己有了手机。2010年来村里玩儿的大学生帮他申请了QQ。2011年1月1日,他发了第一条空间说说。2012年,有人推荐阿吉用微博,在发了2条微博后,因丢了手机和密码,弃用了。到现在,阿吉这个叫“王吉甩”的微博还有112个粉丝。

直到今天,QQ空间仍是阿吉主要的、但使用越来越少的社交平台。阿吉不用抖音,他说一开抖音,里面就自动播放视频了,家里没有WiFi,他担心流量不够。他注册了快手,封面是他喜欢的篮球明星库里和李连杰的照片,自我介绍上没有任何关于《变形计》和电影的字眼,昵称也没用本名,他很少在快手上发视频,“没有兴趣”,直播更多是他观看别人的平台。在阿吉看来,现在的自己没什么好值得关注的,“没有新的作品,生活也没有什么让人家骄傲的”,没有必要再使用社交网络平台来宣传自己,自己也“不往演艺的方面做事了”。图为结束半天的劳作,王吉甩抱着儿子在岜沙苗寨古芦笙堂观看为游客准备的文艺表演。

有段时间,不断有网友加他QQ问,还有游客来到他家里问,他被问得最多得就是:你为什么不去进军演艺圈?为什么不去学专业表演? 阿吉觉得自己语言表达能力不是很好,在被问了有上百次之后,坦言“有些烦”。图为游客下山后,王吉甩和王礼相(右)卸制作小吃用的蜂窝煤。

“我现在的生活,跟他们想的,其实是两样的,你不是他们想象的样子。网上有人想象我应该是一个明星了,你不应该现在是一个还种田的孩子,你不该过着这种生活,有些人说话可能还会很难听······”图为王吉甩将犁田机从田里开到另一处旱地。

“我只是比同龄人更早的接触到城市里更好的生活、外面的世界、坐过飞机、上过综艺节目、拍过电影等等,但是到头来,我还是回到村里过着属于我的生活,这些经历并没有给我自己带来多大的影响。”  图为火塘边,王吉甩和妻子滚冬你讨论怎么帮大寨的老板卖旅游商品,父亲王甩里在一旁把昨晚刚抓回来的泥鳅烤熟,准备早饭。

如果非要说自己“特殊的经历”对自己的影响,阿吉觉得现在和一家旅行社的合作,就是因为自己参演过《变形计》和电影的缘故。从去年开始,广东一家旅行社找到阿吉在当地接待一些亲子团,带着他们在从江县周边景区和村寨旅游,每天工资是300块,每个月有三到八天左右的工作。对于现在的生活,王吉甩很满足,村里消费不高,经济压力不大,“能养家糊口,(工作)离家也不远”。图为阿吉与到访他家的广东亲子团在大门外合影留念。

阿吉对未来没有长远打算,他想先考一个解说证,在家陪伴儿子的童年。等儿子长大了,再另做打算。图为王吉甩在研究小吃教程,准备在大寨卖给游客。

阿吉觉得有一些人想走出大山求闯一番事业,自己没有那样的野心,“我就希望一家人都健康”。图为岜沙苗寨王家寨,阿吉2010年新建的家坐落其中。

在旁人的想象中,阿吉参加过《变形计》,演过电影,去柏林走过红毯,理所当然有了“变形”的通道。但在阿吉真实的生活境遇里,文化、教育和信息等等多重封闭留给他的选择或许不多。在王吉甩看来,自己经历过的,是因为运气好,但自己没法因为有过那样的经历,就此去锚定自己的人生方向,“做到自己可以做的事就行了”。
20190620154801.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网友贴图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